【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】本港台同步开奖直播室-2019年开奖结果查询

热门关键词: 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,本港台同步开奖直播室,2019年开奖结果查询
当前位置: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 > 文学小说 > 消失的九龙杯

消失的九龙杯

文章作者: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:2019-10-06

第一章民间奇遇
  乾隆初年,江南水乡。一对夫妇男耕女织,依山傍水过着简单但无忧无虑的生活。妻子娇娘在织布,男人耿古在河边汲水。木桶甩进水里,荡漾起美丽的波纹。耿古想着今年麦子该有怎样的收成。如果风调雨顺,耿古要给十五岁的闺女翠翠,到城里的绸缎庄扯一匹绸子,为翠翠做一件旗袍。耿古正想着,就听见女儿翠翠从河的上源蝴蝶一样飞了过来。“爹,爹,不好了,垭口来了一对兵马,看样子气势汹汹的!爹,会不会是土匪啊?”
  耿古抹了把汗说:“别慌,这里几十年来没有陌生人来叨扰。难道,开春时那个白胡子的道人说的灾祸真的应验了?翠翠,你看到他们有多少人?”耿古将水桶扔在岸畔,焦急地问。
  “约有二百人马,杀气腾腾的。爹,我害怕。”翠翠瑟缩着身子说。刚才像蝶一样翩跹舞蹈的翠翠,这时候因为恐惧,脸色煞白。
  “走,快去告诉你娘。咱们先躲到山垭那个洞口。”耿古拽起翠翠的胳膊,跑回家里。娇娘见父女俩气喘吁吁的,停下织布的手问:“你们这是演的哪出戏?遇到狼群了?”
  “比狼群还凶残,有可能是乾隆身边的大臣赵三多。这个狼子野心的奸臣,几次要破坏这里的奇山秀水。更主要的是他遍踏民间,为了寻找江南美女,供皇上赏玩。娇娘,切莫耽误了,还是快走,晚了,唯恐翠翠遭掠夺。”
  翠翠拉过娇娘就走,从后门出去。这会子,马蹄得得,尘土飞扬。跑在后面的耿古一看,果如自己所料,这对清兵正是大臣赵三多手下的一个头领,王大地。此人心狠手辣,诡计多端。原先是江南水乡一个镖局的镖师。赵三多那年春天,微服私访来江南遍寻美女,被江湖侠士追杀。镖师王大地从城里一家酒馆,喝的醉醺醺的朝回走。在半路上,就碰上了几位江湖蒙面人追杀几个手无寸铁的人。一时兴起,挥剑奔了过来。虽然醉酒,但是。王大地身怀武艺。区区几个江山侠士,不是他的对手。打走了他们,救下了赵三多。王大地做梦没想到自己救得是朝廷的命官,赵三多的身边缺少的就是这样武艺高强的人。所以,不惜重金收下了王大地。王大地从此举步青云。从一个无名小卒一点点做了御林军副统领。官居高位,王大地专横跋扈,草菅人命。激起多少民愤。可是一到赵三多那里就被搁浅了。无论什么状子,均被赵三多这个翰林院大臣劫持住了。包庇纵容手下杀人越货是赵三多的一贯作风。京城的黎民百姓还有江南水乡的人,对赵三多是谈虎色变。很多的女子不愿进宫,过那种争风吃醋的后宫岁月。赵三多为了笼络当今皇上,采取强制性的,将民女押上京城。有的性子比较烈的,不堪忍受一路上,清兵的打骂,投河自杀的笔笔皆是。
  耿古的女儿翠翠,可谓是国色天香,不施粉黛也是倾城之貌。为了逃避王大地的兵马,不让翠翠落入宫廷生活的打斗之中。耿古几次从繁华喧闹的庄子,搬到这世外桃源临水而居。本以为这次迁徙,一家人可以一生平静的在这里生存下去。哪里想到,王大地又撵来了。耿古没工夫多想。幸亏之前,上山狩猎时,发现了那个山洞。里面极其暖和,而且,非常干净舒适。尽管有蝙蝠和蛇出没。这些不影响耿古一家避难此处。耿古在山里呆的久了,懂得抓蛇和治疗蛇毒的草药。刚钻进山洞,就见自己住的小草屋,燃起了冲天的大火。耿古骂了句:“这个该死的王八蛋!天杀的!”
  王大地没有抓到耿古一家人,很恼火。对前去报信的和耿古一个庄子的叔辈兄弟耿凡狠狠地扇了一耳光,“你土鸦子报信,人呢?今天要是找不到翠翠姑娘,我提了你的人头去见赵大人!”
  耿凡捂着火辣辣的脸蛋子说:“大人放心,我看得真真切切,他们全家人都躲在这里。上午的时候,我还看到翠翠在野地采了一大捧野花,追赶着一只花蝴蝶戏耍着呢。”‘
  “那么,人呢?我要的是结果,不是你的废话!”
  “大人,你看。他们的织布机还在旋转,灶里的火依旧在燃烧,有一点可以断定,他们没有走远。”
  “嗯嗯,有道理。给我搜!记住,要活的。这个翠翠姑娘是赵大人钦定的。谁抓到了,大人必重重有赏!”
 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清兵们在山里河畔展开了搜查。但是,他们搜查了半天未果,咬牙切齿的离开了。
  耿古知道这里也不能住了,耿凡他们不会走远。一定会在垭口埋伏下来。怎么办呢?看来只有在河上泅渡了。这阵子没有船夫。要想搭乘船支,只有到中游,那正好是去城里的必经之路。走垭口有危险,渡船也不中。翠翠说:“咱们还是走山路,毕竟在山里住久了,熟悉路线。”
  “可是,你能行吗?山形险峻,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如何跋涉?”
  “爹,事到如今,只有这样了。我就是死也不愿在宫廷里,做他们的奴隶,狗一样的献媚。铤而走险也值得了。”
  “好吧,趁着天色已晚,马上走!”耿古腰里别了把月牙镰,这是和山里野兽搏杀的唯一武器了。家里的粮食衣裳都被王大地一把火烧的精光。在此处生活了三年的耿古真的舍不得离开。他们一步一回头,朝山里走去。山势越来越陡峭。天上没有几颗星星,有夜莺的苍凉叫声,使得夜晚越发恐怖。如果燃起火把,会有注意力。可是,夜色太黑。怎么前行?耿古突然记起山林不远有一处窝棚。是猎人们打猎累时,歇脚的地方。一家三口终于找到那个窝棚,里边有铺着的稻草,很暖和。三月的天已经是春暖花开,所以,他们挤挤就睡了。
  跋涉出深山,耿古一家只好投身一家旅店。小型的旅店。暂时没别的地方可去。耿古和老板商量,留下来喂店来往住宿客人的马匹,还有干一些杂活。老板见耿古人老实本分,做起活来干脆利落,就答应了。
  转眼,进入江南的六月。由于耿古手脚勤快,替老板解决了不少后顾之忧。老板居然腾出一处厢房,让耿古他们住进去了。毕竟西湖六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。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
  在河边浣洗的翠翠,越来越喜欢这个庄子的河了。河面上清澈的碧波盈盈,有鱼儿自由自在的漫游。河中央莲花盛绽,煞是美丽壮观,香气四溢。翠翠桃花色的裙子,一袭长发,两鬓插着一对鲜花。妩媚婀娜。六月的阳光金子似的泼洒在庄子的万物上。蝴蝶盘绕在野花上不停的舞动。有放牛娃沿着河畔放牛,唱着动听的山歌。在这样一个环境中,翠翠最想要的就是和爹娘在一起织布耕田,过着平淡的日子。至于如意郎君,翠翠曾经在城里的一家剧院,看过一场戏。唱戏的男主角,扮演京剧唱腔里的小生。他一甩袖子,嗓音由低沉哀婉直至高山流水般清澈。已经紧紧牵动着翠翠的心。特别是小生卸妆后,那个超凡脱俗的形象,令翠翠久久无法忘怀。但是想到自己只是一个乡间小女子。像这等在城里走穴红极一时的明星,他的身旁可想而知围着太多的女子。翠翠处于自卑心理,未曾上前和小生见面。可是,她在城里,在那一刻。却牢牢记住了他的名字陈焕。
  翠翠每天都在想着,如果上天允许自己和他重逢。或者,就有意想不到的故事发生。而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。耿古一家几乎是躲在这里,哪敢招摇过市?耿凡任何时候都会出卖耿古。这个同族的兄弟,为了银子什么都干得出来。耿古不许翠翠进城。那天,耿古经不住翠翠再三纠缠,要到城里扯几尺绸布。耿古没辙,让翠翠换上男人的衣服。手里拿把桃花扇,跟着耿古去了城里。
  阳春三月,一路上桃花朵朵开。赶城里庙会的人络绎不绝。乾隆初年的太平盛世还是有的。田野庄稼茁壮成长,也不乏一派丰收的景象。流水潺潺,几缕民家的炊烟,袅着烟火的暖意。那些小商小贩挑着担子,推着独轮车子,肩扛着的,都齐呼啦向城里走去。翠翠其实是想见见那个小生,那个叫陈焕的男人。
  城门前围着很多人,里三层外三层的,水泄不通。翠翠和耿古出于好奇,也挤进人群看个稀罕。却见那里贴着一张巨大的告示,上面赫然写着:江南水乡,出美女之地。特在此地招贤淑女进宫。有女凡十五至十七岁的,若不主动贡献者,将给与重罚!赵三多口谕。
  翠翠还在看,被耿古一把拽了出去。“爹,你干嘛呢,我还没看完呢。”“你个傻妮子,这个告示就是王大地贴的,他们一直在祸害良家闺女。快走,不然,给清兵发现你是女扮男装,就完了。”
  “对啊,爹。你看这些做生意的,买东西的。基本上都是男人,上了岁数的老女人。爹,所言极是。我们办完事就回。”
  说话间,一群清兵闯了过来,眼尖的耿古一下子看出为首的正是王大地,那个狗仗人势的家伙。赶紧拉了拉斗笠,翠翠紧跟其后。但是,在城门口,迎面走来一队人马,敲锣打鼓,为首的是一匹枣红马,枣红马后面依次是四匹白马。都是些带兵的头头吧。中间几个兵敲着锣打着梆子。接着是八个人抬的一顶红轿子。轿子后面跟着四个丫鬟。因为人群突然的拥挤,翠翠和耿古被推搡到了那队人马前面。为首的络腮胡子大喊了一声:“大胆刁民,连赵大人的轿子你也敢拦着。左右给我拿下!”没等翠翠反应过来,自己就被两个清兵架着,扔到一边。戴着的斗笠被揪掉,一转身满头的青丝瀑布般倾斜而至,惊慌中,耿古在一边也吓呆了。翠翠显出了女儿身,这可如何是好。刚欲上前扶起翠翠,猛听得轿内一声喊:“都给我闪开,不可轻举妄动。”话音没落,轿帘被挑起,赵三多一身官府捋着胡须走了下来。那个络腮胡子说道:“还不快快面见赵大人!”翠翠和耿古知道躲已经来不及了。也许这就是天意。
  翠翠父女当即跪下,赵三多款款走近前,“嗯,小女子请抬起你的头。”翠翠仰起脸,那是怎样一张令男人看了心动的容颜。赵三多见惯了宫廷里施尽粉黛,娇柔做作的女子,今天得以目睹如此超凡脱俗清丽雅致的女子,不仅拍案叫绝,因为看得入迷,走了神。络腮胡子叫了他几声:“大人,大人。”他也没听到,后来,还是络腮胡子拉了他一下,才如梦初醒。“唉!瞧我,给我快快请起。张三,将姑娘搀起来!嗯,这么貌若天仙的女子,王大地失误啊!将珍珠遗失民间是在犯罪啊!一旁的是姑娘的什么人?”
  “大人,他是小女的家父。”“嗯,既然如此,城门上的告示想必你们也看到了。希望姑娘跟我回宫。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以姑娘的姿色应该是出类拔萃,远在那些脂粉气之上。你还会什么?你的芳名是?”
  “民女翠翠,年方十五。我会唱山歌,跳民族舞。大人,让小女去京城可以,但有一事相求。”赵三多一听,觉得此女果然有个性,皇上一定会喜欢。一高兴就说:“翠翠,你说吧。”
  “赵大人,家父家母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,我走后,我不想他们的晚年没有照应。所以,恳请大人给几亩田地和资产,以求他们没有温饱之忧。”
  “哈哈哈……我当是什么大问题,行。快去禀报凉州县官,拨下粮田二十亩,纹银三百两给耿家。翠翠姑娘如果他日后,你博得了皇上的欢心,我想皇上的赏赐远不止这些。”
  怎么逃也没逃出赵三多等人的手心,耿古只好听天由命,还有翠翠。后宫深是海,就是死也得死在那里,今日一别,不晓得何年何月再相见。父女俩抱头痛哭,接着,赵三多派人跟着来到了耿古现在所在的地方。督促翠翠换掉衣服,穿上宫廷给宫女们设计的一套粉色裙子。母女更是抱头痛哭,这是天意,谁能拗的过?何况小老百姓拿什么跟官府斗?
  拾掇停当,焕然一新的翠翠,让几个清兵和老宫女都啧啧称赞,简直是天生尤物。看来,赵三多之举不是没有目的,在耿古家花银子,置办田地也看出了,翠翠会气候的。否则,赵三多的为人为官之道,熟悉他的人谁不知道?囊尽天下值钱物,珍奇异宝。虽有很多人揭发过他行私舞弊,草菅人命。可是皇上苦于没有证据。加上,皇上也确实需要拍马屁的人。赵三多就是一个例子。
  第二天,翠翠辞别爹娘,在那个庄子,一下子出现了很多良家女子。他们穿着和翠翠一样的宫女服饰,含泪告别家人,在赵三多人马前边排成整齐的队列,朝京城走去。
  
  第二章翠翠得宠
  刚进宫,翠翠就被那些规矩压抑的想跑,可是上哪里跑得掉?宫廷戒备森严。翠翠是个野惯了的乡间女子,冷丁的备受束缚,骨子里那种叛逆就接踵而来。首先是和教她们注意宫廷礼仪的宫官顶嘴,被人掌了嘴。之后,宫官罚她去给人洗衣服。翠翠越想越气,凭什么,她们能得到皇上恩宠,锦衣玉带活着。自己就只是丫鬟的命?翠翠不想这样下去,翠翠在寻找一切机会。
  乾隆那天黄昏,因为批阅奏章累了,在御花园闲庭散步。猛听得假山石后,有冰凌凌的古筝声。这音乐仿佛天籁之音,没有尘世的喧嚣和吵杂。也去掉了脂粉气。那音乐小桥流水夕阳,清澈委婉而又含蓄。这是乾隆皇帝很久没有听到的曲子。他信步走了过去,他已经想过了,这曲子绝非等闲之辈所弹。因为是弹得入神了,翠翠根本不知道皇上驾到,就在身边洗耳倾听呢。直到来人拍着巴掌喝彩:“好曲子,好曲子!”翠翠才醒悟过来。但是翠翠不知道来人是谁。就贸然问了句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偷听?”
  来人怔了一下,继而,开怀大笑。“哈哈哈……好一个野丫头,说,叫什么名字?还会弹什么曲子?”


   清朝末年,慈禧垂帘听政,听信谗言,将奉天知府左忠河冤死在狱中。所为何案?左忠河去年秋天,判了一个案子。当地一个知县的公子,光天化日下强抢民女,并将民女掠至家中做小妾,此女本是烈性子,当晚就悬梁自尽。县太爷见到儿子间接杀人,非但没有责罚他,反而派手下把女子的尸体抛于荒野。想来女子的爹是这个地区有名的私塾先生。女儿的离奇失踪,老爷子怎能坐以待毙?于是,上报县衙,正是那个县太爷接见的老爷子,立马找在狱中找了一个死刑犯,做了杀死四书先生女儿的替罪羊。但是他没想到,那个自杀的女子,被抛到荒郊野岭后,几个衙役没有将她掩埋,扔下她就走了。后半夜,这里下起了大雨,女子被雨浇醒,好歹摸回家中,把被害的全部经过对爹娘一说。私塾先生分析过,县太爷做了手脚,到县衙是告不赢的。因此,就转道奉天知府左忠河。
  这个左忠河恰恰是个秉公执法的清官,非将此案一查到底,结果就查到了县太爷的头上。这县太爷就一个宝贝儿子,怎肯让儿子赴刑场?加上,县太爷的妹妹在京城是一个钦王的第一夫人。左忠河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没把县太爷的公子绳之以法,发而被县太爷诬陷为里通英国领事卖国求荣,秘密派人进入奉天知府,将一封英国领事的密函放在左忠河的下榻的床枕下,被四次派来的清兵逮个正着。左忠河百口难辨,这个老佛爷又喜欢着县太爷的妹妹,春花。钦王的第一夫人,说话自然一言九鼎。就把左忠河收了监,左忠河后来神秘死亡。可怜左家一百多口人,被株连九族。
   那一场杀戮,奉天城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就连刚出生的娃娃都不放过,真是惨无人寰,那些尸首最终被好心的人用马车拉到了城郊荒山野岭掩埋了。
  十五年后,京城一姓马的茶馆,生意很好。马老板为人豪爽仗义疏财,但结发妻子桃儿四十了没有开怀,后抱养一女儿名唤十三妹。因为十三妹从小到寺庙拜了一位俗家弟子为师,学习武艺。学艺五年,又拜五台山一和尚为师。如今可谓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。十三妹人长得天生丽质,就是性格孤僻,包括养父母在内,尽管在一起的时间长达十五年,可是他们不了解十三妹的心理在想什么?
   这年冬天,十三妹和小丫头水灵儿去寺庙烧香。因为最近父亲身体不恙。十三妹要为父亲祈福。主仆二人来到寺庙刚把一炷香燃上,就“扑啦啦”地进来一大群清兵,将寺庙大雄宝殿烧香拜佛的人统统轰了出去。十三妹不理这一套,想和这帮清兵讨了说法。突然就被一个衣袂飘飘的侠士将自己和水灵儿拽到了一边。接着,就看到清兵中央,锦衣玉缎珠光宝气的走出一个贵族夫人,两旁四个丫鬟服侍着。只听那白衣侠士低低地说:“小姐,你胆子不小,这是慈禧老佛爷身边的大红人,京城名妓李萌萌。瞧见没,多么美的女子啊?雍容华贵,而且还特别矜持。”
   十三妹一听是慈禧身边的红人,立马来了精神。三步并作两步进了正殿,咕咚跪在地上,将头磕的梆梆响。“贵人,请您收下我吧。我的哥哥在我小时候就失散了,到如今一直没有找到。求求您了,听人说您是个菩萨心肠的人。就帮帮我吧?帮我完成这个心愿,在京城的皇宫找到我哥哥。”李萌萌轻移莲步,柔声问道:“请问小闺女怎知我的身份?又如何知晓
  赞赞赞赞。”
   “你个好丫头,如何晓得我的名字呢?”李萌萌轻轻抚弄着手里的一串黑佛珠,一边和声细语地问。
  那个白衣侠士早急得一身冷汗,这个名妓的驾,你也敢闯?岂不是自寻死路吗?在京城大凡有头有脸的人物,都知道李萌萌自恃老佛爷对她的宠爱,傲慢于世,她偷情与内宫大臣洪天铎的大公子洪莱三军统帅,又和她下榻的京城第一妓院凤祥阁老板,三田大佐野合。这个只沾染上流社会人士的名妓。人们无论如何也搞不清楚,老佛爷对她赏识有加。亦或是她的琴棋书画,一支弹琵琶,就能将世间最美妙绝伦的曲子演奏得惟妙惟肖,得一老佛爷的心仪?不过,李萌萌的美貌却是倾城的。
   没等白衣侠士出来拦阻,十三妹的小丫鬟跑出来要拉自己的主子,“小姐,小姐,你不要命了,咱们回家吧!不然,先生怪罪。我吃罪不起!”
   “嗯,这又是唱的哪出戏?小丫头你且把头抬起来,让我瞧上一瞧。”李萌萌在京城风风雨雨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遇到这种事。小丫头的胆识与谈吐令李萌萌产生了好奇心,至于到宫里找寻她失散多年的哥哥,李萌萌越发好奇。
  十三妹扬起了头,那一张向日葵般灿烂的面庞,使得李萌萌似曾相识,那柳叶眉,那月牙般的眼睛,像极了自己在杭州老家的妹妹金珠。由于世事风云变幻,李萌萌和亲人失去了联系。现在表面上自己在京城风光一时,事实上李萌萌没有自由。那个三田大佐……唉,想到这里,李萌萌亲自上前扶起了十三妹,“嗯,你叫什么名字?芳龄几何?”
  “回禀贵妇人,民女十三妹,今年刚满十五。如若贵妇人不嫌,十三妹愿在您身边当牛做马,不遗余力伺候您!”
   “呦呵,小嘴还挺甜的。好吧,只要你爹娘没什么意见,我收下你这个丫头。但是,以后不要叫我贵妇人,称我小姐便是。”
   十三妹喜不自胜,再一次作揖谢过李萌萌,一旁的丫鬟哭了:“小姐,难道你不要我和先生师母了吗?你真的去皇宫找你哥哥吗?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哥哥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“
   十三妹突然冷冷地说:“我的事为什么要让你知道,你回去转告我爹娘,我要随小姐进宫,寻找我哥哥,他们的养育之情,我一定会回报的。我十三妹不是薄情寡义之辈!只要找到我哥哥,我就回茶馆。小姐,咱们可以启程了吗?”
   “不急!来,随我一起烧完这柱香再走!”
   “哎哎哎,我说十三妹,你怎么连你表哥都不放在眼里了,我可是你乡下的姑表哥张三啊?”白衣侠士过来,拽着十三妹要走。
   十三妹气咻咻地说:“你给我撒手,谁是你表妹?再不给我走开,休怪我不客气!”
   白衣侠士放低声音说:“你要玩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玩,可你不能信口开河要去皇宫玩?那是咱们穷人去的地方吗?”
   十三妹火了,来了一个马蹲步,伸出手掌,“哎呀呀呀,你这个刁妹子,我可都是为了你好,你居然恩将仇报。”两个人动起了手脚,武功不分上下。寺庙本是清净之地,这一番打斗,让主持方丈很生气。
   李萌萌今日是为老佛爷讨个喜庆签儿,老佛爷的寿辰下个月就到了。那夜,在老佛爷处弹了几首曲子,唱了支歌子,老佛爷就说了自己的担忧,如今内忧外患,八国联军都开进了京城,他们很明显是要霸占肥肉多汁的紫禁城里的一切。老佛爷在几个大臣战与求和的纷纷吵吵声中,弄得头疼欲裂,没了主张,就传了李萌萌来宫里弹曲子。
   今天一行,然有意外收获,但发现这十三妹有一身武艺,绝非等闲。莫非,小丫头混迹皇宫要伺机杀人?李萌萌想想有些后怕,可话一出口,覆水难收。再一想,这丫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?况且她说的是找哥哥。她说哥哥在皇宫,但不晓得做什么。就权且相信她一会吧?李萌萌想到此,就吩咐手下清兵,备好轿子,也让这十三妹随自己进宫。
  十三妹一听,十分欣慰,只是在和小丫鬟水灵儿依依惜别时,落泪了。“水灵儿,这是俺娘给我的金锁,你且带给俺娘,告诉她,锁在我人在,找到哥哥,我就回茶馆。让他们保重,好生将息。”
   已经停止打斗的白衣侠士,这会子见此情景一跺脚,将那般长剑插进腰间的刀鞘里。叹了口气说:“你这个野蛮丫头,早晚吃亏!不行,我也跟着去皇宫!”
   就在十三妹搀着李萌萌的手臂一前一后钻进轿子,放下轿帘的那一刻,十三妹的眼神阴沉了一下,瞬息没了。轿子和清兵声音疲沓疲沓朝皇宫奔去。身后,那个白衣侠士骑着一匹雪青马追了上来,不远不近地尾随着。
   二
   十三妹的这一决定,也是马先生始料不及的。但这是早晚要发生的,因为十三妹的身世,在一次马先生和夫人的对话中,被十三妹听得一丝不漏。十三妹那时候尽管只有六岁,可世间的一些事足以令她心智过早成熟起来。听到身世之谜后,十三妹没有惊动养父母,只是从那天起,愈加刻苦习武,殃及养父拜师五台山,知道那里的和尚主持方丈武艺高强,所以,她在养父母那里更加乖巧听话,茶馆生意,马先生没有雇店小二,只他和夫人还有十三妹打点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也是养父母马先生的错,不该在那一晚醉酒之后,先是埋怨夫人不能生养,留着这点家业,连个继承人都没有。女儿又是抱养的,且是一乱臣贼子的后人!就这一句刻骨铭心的记在了十三妹的心底。十几年里,十三妹眼前晃动着自己亲人被皇上格杀勿论,手起刀落的血腥场面。是的,那一场罹难,十三妹还在襁褓中,不过,由于被娘亲牢牢地用胸脯护在身下,才幸免于难。可时至今日,十三妹都无法找到救自己的那个恩人。多少年来,细心的十三妹在茶馆在寺庙搜集着许多来源于皇宫的消息。并从养母那里获悉,当年把自己送到马家的是一个中年男人。马夫人记得清清楚楚的是,那男人的右眉毛中间有一颗黑痣。十三妹找了很久,也没见到这个右眉毛中间有黑痣的男人。后来,十三妹在这个坤德寺庙进香时,偶然间听到关于左忠河被诬陷死于天牢,一家子上百口被杀的事件。十三妹明白了,杀害左家妻儿老小的不是别人,却是慈禧老佛爷。
   马先生听了水灵儿的话,没有责怪水灵儿,夫人叹息着说:“知道有这一天,但是没想会来的这么快。唉!天意难违,一切随缘吧。水灵儿,你也老大不小了,我们这有些银两,你且收下,回老家吧。日后寻个好人家嫁了,我们这茶馆生意越发清淡,也难为你了。”
   “不不不,夫人。我不回老家,我要在茶馆等小姐回来。她一天不回来,我一天就不走。工钱我可以不要的,只烦劳马先生和夫人您给口饭吃就成。”水灵儿跪了下来。眼下,十三妹生死不明。茶馆也真需要一个人手,马先生就点了头,要水灵儿留下来。
   再说十三妹,进了皇宫,面见慈禧老佛爷就被当场训斥了一番,老佛爷今个心情不爽,身边的丫鬟翠翠早上不小心打碎了她的一支玉龙杯,那可是价值连城的。翠翠当即被拖到外面重则五十军棍,打的皮开肉绽,咽气死了。老佛爷感觉晦气,吩咐人将小丫鬟翠翠扔进山谷喂狼。
  正在气头上,太监李莲英提议老佛爷到御花园散散步,“老佛爷,且去欣赏一下,奴才近日从鸟市买来的八哥,它会向主子们问好了呢。”
  “嗯,还是小李子懂得爱家的心思,好吧。”
   李莲英搀了一把老佛爷,主仆两个刚到御花园,就有一个小太监提来一只鸟笼子,那只漂亮的八哥,果然不同凡响,冲着老佛爷就喊起来:“早上好,老佛爷。早上好,老佛爷。”这个慈禧老佛爷心情明朗了许多,眯着眼睛在观赏这只八哥。忽有下人来报:“禀告老佛爷,李萌萌李夫人回宫了。”老佛爷头也没抬说:“回来的正好,爱家正想着听首曲子呢。传!”“渣!”
   不多时,李萌萌早出了轿子,嘱咐十三妹不要乱说话,十三妹点头答应,小心翼翼跟在李萌萌后面进了御花园。谁知,意外发生了,那只八哥从没有关掩的笼子里飞了出来,李莲英吓得面如土色,赶紧命令几个太监抓八哥,那几个太监笨猪似的,左扑一下,右冲一下。八哥好像故意和他们捉迷藏似的,就在这时,急得满头大汗的李莲英,就看见一个矫健的身影,一阵风般过来了,就那么一个弹跳,将落在一颗丁香树上的八哥握在手掌中,慈禧太后都看呆了,当她缓过神来,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笑吟吟地盯着自己。
   一旁的李莲英吼道:“大胆女子,见到老佛爷竟不下跪!”十三妹嘴一撇,“哎哎哎,你这个人怎么不讲理,我好心帮你们抓回来八哥,你们非但不谢谢,还说我的不是!老佛爷?您就是老佛爷?”说着,十三妹上上下下把老佛爷看了个仔细。李萌萌的心砰砰砰直跳,这丫头来自民间没有经过宫廷礼仪调教,就是野蛮!
   “十三妹,还不跪下拜见老佛爷?!一路上,我是怎么教你的?’十三妹赶紧跪下,知道给小姐闯了祸,”
   “老佛爷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民女十三妹没见过大世面,还请老佛爷通融原谅!”
   “嗯,李萌萌啊,你打哪里弄来个野丫头,这么烈的性子?”
   “哦,老佛爷,实不相瞒,十三妹是我远方姑姑的女儿,这次我去烧香,她硬要来宫里讨个差事做做。有冲撞老佛爷的地方,还请担待点。”
   “我就纳闷了,以前你也没给我提起过,今个突然地冒出一个表妹,让我措手不及啊?”“老佛爷,皇宫这么大安排个差事给十三妹不会有难题吧?”
   李莲英这暂擦了把额上的汗,要不是十三妹解了围,自己今天脑袋不搬家,也会被老佛爷骂个狗血喷头,也得感谢这野丫头抓回八哥。老佛爷边欣赏着八哥边说:“要不是爱家今天杀生了,想必你这表妹也该挨上一刀子。不过,看在你李萌萌的份儿上,我且饶了她,至于在皇宫谋个差事,那就交与李总管安置吧。李萌萌,走,给爱家唱支曲子。”

本文由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消失的九龙杯

关键词: